今天是: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今天访问人数:90042 次,总访问量:194847635 次 本网首页 
廉政
政务
互动
 
  热门点击排行榜  
· 学习“七一”重要讲话 全面加强党的建设 着力防止四种危险 30158
· 把反腐倡廉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28245
· 始终把人民群众放在第一位置27720
·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基本经验的理论梳理 27445
· 切实把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要求贯彻落实到各项工作中27301
· 着力加强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教育27040
· 中国共产党90年来指导思想和基本理论的与时俱进及历史启示 25946
· 把维护群众利益作为推动科学发展的着力点24808
· 切实加强和改进新时期党内监督工作24576
· 认真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 大力推进廉政文化建设24471
  专题报道  
·“镇(街道、园区)党(工)委书记廉洁从政培训班”学习心得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乡镇纪委书记学习市纪委全会精神
·学习贯彻落实中省市纪委全会精神
·学习宣传贯彻《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纪检监察系统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
·学习宣传贯彻国家监察法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警世之钟>>案例选登>>巨贪区委书记栽在“省长情人”的身上......

巨贪区委书记栽在“省长情人”的身上......

作者:jz   编辑:gf   浏览数:372   来源:大河看法    [ ] 【纠错】 2019-9-18 19:17:51


巨贪区委书记栽在“省长情人”的身上......


生日那天,他迎来了江苏省纪委的办案人员,从此,他从人生的高峰重重落下,曾经的风光随着调查的深入,烟消云散……

经济学硕士的政治抱负


1961年,朱渭平出生于江苏靖江,关于他的原生家庭,知道的人非常少,只知此人是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长期在无锡任职,地方人脉深且厚。

在出任滨湖区委书记前,朱渭平曾任无锡市化工研究设计院副院长,无锡市石化局党委委员、局长助理,宜兴市副市长。2007年,朱渭平当选滨湖区委副书记、区长。

大家可别小看了朱渭平这个区长,要知道,无锡是全国15个经济中心城市和全国优秀旅游城市之一,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城市国内生产总值前十位。滨湖区是无锡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下辖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等五个开发区,仅5A级景区就有两个,中央电视台兴建的唐城、三国城、水浒城等影视基地都在他的地盘上。

朱渭平有自己的政治抱负,主政滨湖区期间,他的执政理念是:资源有限,发展无限,创新才能发展,坚持才能成功。“胆子大、有魄力”“超前发展、创新发展”,这是一部分干部群众对朱渭平的评价。而无锡官场对朱渭平本人却褒贬不一。一位和他接近的人士告诉记者,朱渭平本人是个极其有朝气和魄力的人,年轻但富有争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则称,正是因为他的这种锐气,也使得部分执政做法引起周围人的不满。

可是不管怎么说,在朱渭平的带领下,滨湖区经济快速发展,成了无锡市新的行政中心和城市核心功能区,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工程量巨大,政策配套资源丰富,是官场的“香饽饽”。

从“爱美人”到“爱钞票”


混迹官场多年,朱渭平的心里一开始还有一条底线,他深知自己如今的地位来之不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自己得拎的清。可想是一回事,怎么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渐渐地朱渭平发现,自己周围多了不少人。

他刚刚当选区长时,有一个姓康的开发商老板来他家做客。临走时留下一个纸箱。朱渭平抱起来一掂量,好嘛,分量不轻,里面肯定不会是书,那就肯定是钱了。

朱渭平心想这可不能要啊!连箱子都没开,抱着就冲出去了,因为追的太急,他还被小区里的一辆小车撞了一下,导致全身上下多处软组织挫伤。这件事被媒体大肆宣扬,随处可见“朱区长拒贿不惧车祸”的报道。

朱渭平的妻子金某,是当地一家银行支行行长。她抱怨他说:“你这是何苦?幸亏人家车开的不快,要是快点,你为了还那点钱还不得被——”朱渭平立即严肃的打断妻子的话:“你我能有今天不容易。何况我都快50岁的人了,家里不缺吃、不缺喝的,为了那些小钱栽跟头不值!”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朱区长不爱钱,得找别的路子。别说,这路子还真被有心人找到了。

有一次,无锡二泉特种钢管有限公司(以下称“二泉特钢”)董事长张建请朱渭平吃饭。席间,张建特地叫来一个名叫卢萍的小演员来作陪。美女在身侧,还有美味佳肴,酒过三巡后,朱渭平很尽兴,当晚就喝多了,被张建送入酒店休息。第二天早晨醒来,朱渭平傻眼了,自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旁边是一丝不挂的卢萍……

虽然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觉得很难为情,但是朱渭平很快就说服了自己:“这不是大事儿,就算别人知道了,顶多也就说自己生活作风不好,都是小节问题。”就这样,朱渭平什么都没说,只是悄悄的让人把张建求的事儿给办了。

可有些事就像吸毒,一旦沾染上就戒不掉了。从那以后,无论谁请客吃饭,朱渭平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希望能有美女相陪。

很快,朱区长这点“无伤大雅”的“小爱好”被大家摸透了。美女嘛,有的是,别说是美女,只要朱区长能给办成事儿,就是嫦娥他们都能给找来。

可接触的美女多了,朱渭平觉得不对劲。虽然人是别人安排的,但自己好歹是个区长,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每次都两手空空没点表示吧?这面子还往哪搁?可要想满足这些女人的胃口,他那点薪水还真就不够,就这样,再有人找他办事,临走时留下个信封,他也就半推半就“笑纳”了。

钱权交易的“二人转”


工作上,朱渭平“善于资本运作”在当地是出了名的,他曾用滨湖区政府下属融资平台募资20余亿元,与北京等地多家资本大鳄竞购北京某集团出让的股权,引起媒体和资本市场广泛关注。

虽说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此次竞购股权没有成功,但朱渭平操盘的其他项目,给他带来了巨额回报。拆借3亿元财政资金帮助“同学”吴某收购楼盘,就是其中一例。

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习班,是一些政商名流学习交流的地方。但总有那么些人带着不良目的混迹其中,盯着同学手上的权力和资源,上海房地产商吴某,就是一个深谙此道的人。

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肆虐,一家香港公司欲将在上海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低价出售。精明的吴某看到了商机,但苦于自己手上只有几千万元流动资金,要拿下价格数亿元的房地产项目,无异于上演一场“蛇吞象”。

吴某把目光瞄向了同学朱渭平。他明白这位苏南发达地区的党政一把手,是有能力帮他解决这笔巨额资金的,关键是要给他足够的诱因和动力。于是他在邀请朱渭平夫妇实地参观该房地产项目时,提出如果项目收购成功,就将其中一套价值人民币1000多万元的住宅送给朱渭平。

朱渭平虽有过犹豫,但最终还是贪欲战胜了理智,他答应了。金钱拨动了权杖,朱渭平和吴某开始卖力上演权钱交易的“二人转”。一边是朱渭平不和班子成员商量,在区属国有公司负责人觉得有风险、心里没底的时候,主动做工作,要求其将本应扶持当地中小企业和新兴产业的3亿元财政资金拆借给吴某;一边是吴某费尽心思地为朱渭平装修房子,朱渭平夫妇二人多次对房屋装修提出意见。

吴某获得资金后,顺利收购了该房地产项目,重新装修后再次销售,获利数亿元。朱渭平也顺利拿到了那套装修精致的豪宅,价值人民币1406.58万元(含契税)。“二人转”以吴某“空手套到大白狼”和朱渭平“空手喜获大豪宅”而“精彩谢幕”。两人各取所得,皆大欢喜。为掩人耳目,朱渭平授意吴某将房产证办到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胜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下。然而,朱渭平一天都没有住过上海这套房子。朱渭平大言不惭:“我让他抱了个金娃娃,他给我一套房子不算什么。”

夫妻共谱“捞钱协奏曲”


在滨湖区,朱渭平的政绩不可谓不好,威望不可谓不高。他一手抓当地经济发展,另一手也把自家企业打点的红红火火。

1987年,26岁的朱渭平研究生毕业后到无锡市化工局参加工作,就一边上班一边跟随其父亲做化工生意,利用父亲公司的平台拉业务、赚提成,做得风生水起。1999年,朱渭平父亲年事已高,将公司交由朱渭平全权打理,当时已经任宜兴市副市长的朱渭平为掩人耳目,将公司登记在其哥哥名下,自己当幕后掌柜。一路下来,朱渭平利用职务影响力,为自家公司招揽业务,以公司名义又成立实体和投资公司,先后对外投资入股10余家大型企业,涉及化工、建材、房地产、酒店等多个领域。朱渭平成为了拥有数亿资产的“地下富翁”、“成功商人”,家庭持有的住宅、商铺就达20余套。

话说,妻贤夫祸少。妻子金某,在朱渭平贪腐堕落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了“贪内助”的作用。金某不满足于已经拥有的优裕生活,整天想的就是怎样钱生钱、利滚利,为朱家财产滚雪球式的增长,做出了很大“贡献”。

金某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彩旗飘飘”,作为支行行长,她是一位理财好手,替朱渭平把几亿元的公司和家庭财产打理得井井有条;朱渭平对外投资入股,她调度资金,积极参与;朱渭平带回钱财,她不问正当与否,照单收下;免费旅游、吃喝,购物卡、现金和各种贵重物品,她来者不拒;企业老板和机关干部走“夫人路线”,她欣然接纳,然后狂吹“枕边风”。

做土石方工程的老板刘某,想承接滨湖区的一处工程,但限于公司资质过低不能参与投标,朋友提醒他可找金行长助一臂之力。他想自己和金行长非亲非故,唯有金钱开道才能成功,考虑到现金和物件体积太大,就先后两次送给了金某2根500克的金条。

出乎他意料的是,金行长对价值十几万的金条,没说什么就收下了。其实在金某的经历中,这种场景太多了,在别人送到她家和办公室的钱物中,十几万元的东西在她眼中早就习以为常了。当然,金某也是有“情”有“义”的,回到家跟朱渭平一说,朱渭平立即给工程负责人打了电话,刘某顺利拿到了土石方工程,一次权钱交易就这样完成了。

当然,这只是朱渭平夫妇俩“捞钱协奏曲”里的一小章,很多企业主和少数机关干部,通过走“夫人路线”,注以感情、物质投资,在朱渭平的帮助关照下,最终实现自己的目的。

朱渭平的哥哥帮朱渭平打理公司,签协议、办手续,忙得不亦乐乎;朱渭平的母亲面对有求者送上门的名贵手表等,没有丝毫犹豫就收下了。甚至朱渭平的妹妹们,对他人也是有求必应,托朱渭平利用职权帮忙关照、办理请托事项。这些人推波助澜,共同接受请托,收受钱财,“齐心协力”把朱渭平推向了犯罪的深渊。

拜佛迎来“活菩萨”


这边忙着“财源滚滚来”,朱渭平也没忘了让另一边“桃花朵朵开”。

早在2008年,朱渭平跟省建材总公司总经理王占成等人在一起开会,由于两人是老同学,他们并排坐在一起。谁知王占成刚发完言,检察机关的人就直接走了过来,从会场上把王占成带走了。朱渭平做贼心虚,惊得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好半天没有站起来。

金某知道后安慰他说:“没事儿,你就是太紧张了。咱们做的事儿确实不大好,这样吧,你去拜拜佛。心里能平静点。我听说灵山大佛挺灵的。当初建灵山大佛时你没做什么贡献,以后大佛周边需要建设什么,你可得积极点。”

灵山大佛是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又称“华莱坞”,意为美国有好莱坞、印度有宝莱坞,无锡要打造华莱坞)的一部分。它高88米,相当于一幢30层楼房的高度,比四川乐山大佛还要高出17米,是无锡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朱渭平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而灵山就在他的地盘上,他没事就去灵山“视察”、拜佛。朱渭平拜佛的事儿很快被有心人知道了,大家又发现朱渭平的新爱好了,什么金菩萨、玉菩萨、肚子里塞了银行卡的菩萨,一个接一个往朱家送。看着满屋子的菩萨,他还真就平静了不少,金某高兴的说:“你看,这就是佛法的力量,菩萨在保佑你!”

2009年初的一天,朱渭平去灵山拜完佛后,顺路去张建的二泉特钢看看。他这次是兴起而来,却没想扑了个空,张建不在,是一个叫沈虹(化名)的办公室主任接待的他。

当时27岁的沈虹不仅人机灵,长得还漂亮,曾经在影视剧中演过几个小角色。虽然那天二人没说几句话,但是朱渭平对她印象深刻。第二天,张建去朱渭平办公室汇报工作,朱渭平想起前一天的事,顺嘴说了一句:“你那个叫沈虹的办公室主任不错。”

张建眼珠子一转,以为朱渭平看上沈虹了,不久就找机会把沈虹介绍给他,私底下还说:“不瞒你说,我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沈虹挖来的。可别小看了她,这丫头有些来头,说不定将来还能用得上。”

朱渭平当时没把这话当回事儿,可随着俩人关系越来越亲密,有一次,朱渭平在沈虹的钱包里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中沈虹亲热的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那个人恰恰是本省的一位副省长!

朱渭平大吃一惊,赶紧问沈虹是怎么回事。沈虹抢过照片说:“既然你看到了,那我也不瞒你了。我和他是老相好,已经认识好几年了。你要是介意的话,那咱们就算了,反正我看你对我也没几分真心。”

自己的情妇居然还有别的情夫,换了别的男人早就暴跳如雷了。朱渭平一开始也是怒从心起,可平静下来后他想:“沈虹是副省长的情人,副省长可比自己级别高多了,有了这层关系,沈虹能帮我办成不少事儿啊!”朱渭平当即表示自己不会如此小心眼,他此时看着沈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一尊活菩萨,一尊能保护自己、改变自己仕途的“活菩萨”。

心系权贵送豪车


自打知道沈虹和副省长的关系,朱渭平就真把沈虹当成菩萨一样供着。

有一次,沈虹对朱渭平说,副省长打算把他几年前用过的一辆旧帕萨特轿车送给她,她问朱渭平自己该不该要。

朱渭平心里顿时觉得不是滋味:自己的小情人开别人的旧车,这也太说不过去了。于是他对沈虹说:“领导送的东西不好不要,可是我不忍心让你开旧车,这样吧,你先收着,到手后处理掉,我再给你买一辆奥迪A6。”沈虹心花怒放,对朱渭平更加温柔体贴。

奥迪A6至少要60多万元,这钱从哪来呢?就在这时,无锡雪丰钢铁为二泉特钢担保的一笔贷款到期了,朱渭平知道机会来了。

原来,朱渭平曾以区长的身份要求无锡雪丰钢铁有限公司(简称雪丰钢铁)为张建的二泉特钢担保,从朱渭平妻子毛彤所在银行梁溪支行贷款7000万元。然而,当雪丰钢铁替二泉特钢归还了这笔贷款及利息之后的第6天,滨湖区法院却裁定二泉特钢净资产为“-1.42亿元”,二泉特钢破产了。

由于担保承担连带责任,雪丰钢铁不得不继续替二泉特钢偿还无锡农村商业银行1800万元的贷款以及利息。这两项加起来,雪丰钢铁因为二泉特钢的破产损失了8800万元。

雪丰钢铁不甘心吃这么大的亏,多次向上面反映,说这是二泉特钢的阴谋。由于这件事是朱渭平出面协调处理的,所以指责二泉特钢就等于指责朱渭平。

“在雪丰钢铁偿还银行的贷款之后,仅仅6天时间,法院就作出重整的裁决,一定是有预谋的,因为6天时间连准备材料都不够!”雪丰钢铁负责人愤愤不平地说。

张建光是从雪丰钢铁就捞取了8800万元好处,他自然不会亏待帮了他大忙的朱渭平。朱渭平很快就有钱给沈虹买车了。

“感激”情人豪掷千万别墅


买完车还差什么呢?差房子啊!2011年1月的一天晚上,朱渭平已经睡下了,忽然电话响了,朱渭平一看,原来是沈虹。他赶紧走出卧室接电话。沈虹在电话里说,让他赶紧去她家,有要事商量。朱渭平只得骗妻子有紧急公务要处理。

朱渭平到了沈虹家,刚一进门,沈虹就一头扑到他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老公,我们还是分手吧,他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在南京给我买了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要我立即搬去……”

朱渭平自然知道这个“他”就是那位副省长,他心想,沈虹可是我的菩萨,她要是走了,我和副省长的关系不就断了吗?不行!

想到这儿,他抬起头说:“这样吧,你去做做领导的工作,不要去南京。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在上海给你买栋别墅!”沈虹这才破涕为笑。

可买别墅这事儿,上牙碰下牙,好说不好办,况且一套别墅要好几千万,哪能随便买?为了保险起见,朱渭平其间不止一次提过想要跟副省长见个面,可都被沈虹拒绝了,沈虹说:“亏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官,怎么不懂规矩呢?我和他的关系见不了光,人家不会和你见面的。再说了,我已经跟他提过你了,他答应帮你,这不就行了吗?”

2011年7月,朱渭平顺利升任无锡滨湖区区委书记,同时兼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和无锡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沈虹高兴的说:“你看这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人家都帮衬你呢。”朱渭平心里想,自己贪了这么多年一点事没有,反而还升官了,这都是沈虹的功劳,他越发抓紧,想赶紧把那套上海的别墅落实了。

正当朱渭平为了买别墅的钱而发愁时,东窗事发,他和沈虹的事被妻子金某知道了。金某大吵大闹,恨不能跟朱渭平鱼死网破。被妻子闹急了,朱渭平把眼一瞪:“我跟沈虹在一起,主要是想通过她得到副省长的帮助。难道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投靠高官?”

原来,雪丰钢铁和二泉特钢的事,朱渭平之所以帮张建“金蝉脱壳”,除了想捞一把,也是为了妻子,因为二泉特钢在银行的贷款是金某经办的。话说到这个分儿上,金某哑了,只得把苦水往肚子里咽,因为这件事若是闹大了,她也吃不了兜着走。

摆平了妻子,这边几千万的别墅钱也有了眉目。当时,“华莱坞”的投资者之一——国有无锡金源国资集团为谋求旅游影视产业发展,打算出资22亿多元收购人保集团持有的华闻控股公司55%股权。

蹊跷的是,由于朱渭平的介入,金源集团汇付了22亿多元资金后并没得到股权,股权被北京国际信托以低于报价的价格买走了,金源集团的22亿多元资金不知所踪。

这么大一笔钱,金源集团当然不会轻易放弃,但朱渭平以区委书记的身份亲自到金源集团给领导班子开会:“你们是国有投资公司,要支持区里的经济建设。那些钱被区里拿去帮助一些企业解决债务债权等问题了,你们就不要再追了。”就这样,仅在这一件事上,朱渭平先后得到了“华莱坞”项目、无锡灵山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无锡富安集团等多家企业近亿元回扣。

朱渭平掏钱在上海给沈虹买了一栋别墅,并且房产证上只写了沈虹一个人的名字。把钥匙交到沈虹手里时,朱渭平说:“给你买这栋别墅,我别无他求,一是愿我们的爱天长地久,二是你一定要多在副省长面前为我美言,让他多关照我们。”沈虹立刻表示:“放心吧,老公,下一步我想办法,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帮你当上副市长!”

“活菩萨”变“催命符”


让朱渭平没想到的是,副市长的位子他没坐上,被告席上倒是给他留了一把椅子。

2012年9月,有人实名举报了朱渭平暗箱操作雪丰钢铁和二泉特钢的事。张建被纪委带走后,很快就把朱渭平交代出来了。2012年11月底,朱渭平被江苏省纪委“双规”,他的妻子金某同时被带走。

此时,朱渭平还寄希望于沈虹,希望这位“副省长的情人”能走走关系,帮自己一把,直到办案人员揭穿沈虹作假的嘴脸,朱渭平吃惊之余,才开始愤愤地骂沈虹:“这个女人不光把我拉下水,还把我当佣人使、当猴耍……”

原来,沈虹根本就没有什么“副省长情夫”,她找PS高手合成了自己跟副省长的合影,然后假装“无意”露出来唬人。沈虹投入朱渭平怀抱,主要是想从他这里捞好处,所以极尽温柔之能事。

眼看“活菩萨”变成了“催命符”,朱渭平悔不当初,他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抓住面前小桌子的边沿,埋头沉默了几秒。“啊……”他狂吼一声,身体后仰,双腿伸直,脚上的拖鞋飞了出去……

接下来,朱渭平交代了自己职务犯罪的全部事实。按照他的供述,办案人员找到了他刚被调查时转移走的六个大行李箱,里面装着金条、黄金饰品、名贵手表、象牙、钻戒、珠宝、玉石等,加上之前在朱渭平办公室检查发现的贵重物品,共有300多件(现金和购物卡除外)。在朱渭平办公室的保密柜里,一沓沓人民币、美元摆放有序,有的上面还摆了纸条“退给某某某”。

朱渭平说,那些金条、珠宝、钻戒,他平时看都不看,都随意堆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他还说,多年来,除了传统的给钱办事外,低价购房、收受房产、旅游消费、接受公款行贿都是别人“上供”的方法;逢年过节,面对送上门的各种慰问节礼,大到价值10多万元的500克金条、装有数十万元人民币、港币或数万美元的红包,小到各类烟酒,他照单全收。

法院对朱渭平受贿案的判决书共有91页,其受贿的次数之多、涉及单位和个人之多,令人咋舌,其中接受同一人贿赂就有17次。朱渭平通常在春节、“五一”、国庆、中秋等节假日前后或期间收受。他收的东西太多,也没时间消费把玩,以至于对很多物品,知道是他人所送,但已回忆不清具体情节。

经审理查明,1998年至2012年间,朱渭平利用担任宜兴市副市长,无锡市滨湖区委常委、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等职务的便利,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揽、职务晋升、工作安排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通过其妻子、其母亲、其哥哥等人先后非法收受上海某房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某等个人和单位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54.23万元。2014年6月6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朱渭平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还是挺有能力的”,这是朱渭平接受组织调查时留给办案人员的印象。办案人员说,朱渭平主动交代问题后,把他说的话记录下来,稍加整理,就是一份完整的谈话笔录,思路清晰、重点突出。可就是这样一位能力强、口碑好、威望高的人,败在了权利下,败在了利益下,也败在了红粉知己的石榴裙下。

从座上客到阶下囚,朱渭平完整的体会到了从大喜到大悲的人生跌落,断送了他辛苦多年搭建的事业前程,告别了在滨湖的事业,最终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现实生活中充满诱惑,置身在声色犬马之中,面对着真正的考验,如何管住自己的心、管住自己的手,我想,这是每一位掌权者一生的必修课。

来源:澎湃新闻,中国纪检监察报、法意闲情

网友热评已有0人参与
 
我要留言
 昵称:  标题:
 内容:
公众留言 | 在线投稿 | 政风热线 | 信访举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共盐城市纪委  盐城市监委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41105号
技术支持:盐城市思科网络工程有限公司